关于我们

骂出一个新中国(刘晓竹)

主页 | 评论 骂出一个新中国(刘晓竹) 2005-12-0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松花江污染事件曝光以后,国内的互联网上一片骂声,我从这里看到了中国的一线曙 光

有人可能说,老百姓开骂骂不倒共产党,但我认为,老百姓开骂可以骂出一个新中 国

中国的政治太陈旧了,一百年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领导人的 心态变化不大,跟北洋军阀时期差不太多

虽然说,袁世凯穿的是长袍马褂,胡锦涛穿 的是西服革领,但脑子里面那些专制主义的东西,好像差不太多,用词可能不一样,但 骨子里差不多

我最近常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的政治不进步呢

其中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就是老百 姓没有开骂,或没有骂出声来,所以我们做老百姓的也有一点责任

中国老百姓历来有 善良风俗,比较而言,心地比较宽厚,比较能容忍,特别能容忍自己的领导人

现在看 起来,这一条要改一改,起码为了中国政治的进步,即使我们心地再宽厚,但嘴皮子一 定要刻薄,因为不这样,历朝历代的领导干部们就都惯坏了

他们喜欢在各自小圈圈里 接受马屁待遇,吹捧疗养

袁世凯称帝的时候,也有一个中宣部,在那里造假舆论,你 要是看那时候的报纸,袁世凯称帝简直就是我们中国的唯一希望了,而且要是不称帝的 话,中国就玩完了

可惜的是,老百姓当时没有现代的信息技术,没有互联网,百分之 九十以上的人是文盲

如果有了今天的条件,老百姓一开骂,袁世凯就不会自己骗自己 了,中国就少走那么大的一段弯路

今天共产党也有一个中宣部,共产党领导人也在找自我感觉,用词变了一点,叫做“伟 大光荣正确”或“先进性”,我看共产党真够脸皮的,“伟光正”或“先进性”这种 话,佛祖释迦牟尼不敢说,耶稣基督不敢说,穆罕默德不敢说,孔老夫子也不敢这样 说,凭什么你共产党就敢这样说自己呢

不要脸怎么办

我们就开骂吧,先骂你个狗血 喷头,再骂你个过街老鼠,看你们这些狗官们到哪里去“伟光正”

当然,我的意思也不是为骂而骂,而是说领导人的确该骂

举一个例子:三十年前,唐 山发生大地震,四人帮不当一回事,在中南海里继续批林批孔批周公,无独有偶,今天 松花江的污染事件影响了八百万中国人、两百万俄国人的正常生活,江西地震灾区现在 有四十万的老百姓露宿街头,胡锦涛看都不去看一眼,这也罢了,却在中南海里面开会 做指示,布置他的全国的先进性教育运动,中宣部指挥着新华社与人民日报在媒体上一 起起哄,好不热闹啊

我们在外面看了,真是哭笑不得:为什么中国的政治领导人,从袁世凯,到四人帮,到 胡锦涛,好像就没有什么长进呢

想来想去,觉得我们老百姓自己有问题,骂得不够, 或者没有骂出来

当年,诸葛亮火烧曹营,说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今天我们中国要 兴旺发达,也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从哪里来呢

我认为就是一个骂字,举 国开骂,这个东风就来了

中国人常说,打是疼来骂是爱,我认为举国开骂就是对共产党,对胡锦涛同志的最大爱 护

当年老百姓捧着毛泽东,他就变成了一个翘尾巴狗,狂妄自大,结果搞出了祸国殃 民的文化大革命,今天老百姓已经开骂了,让胡锦涛变成一个夹尾巴狗,如临深渊,如 履薄冰,就可以少犯错误,这难道不就是对胡锦涛的爱护吗

当然也有人认为,老百姓应该起来造反,或搞革命推翻共产党,我觉得,这还不是当前 老百姓的主流意见

中国老百姓厚道,只有在实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推翻了满清王 朝,后来,在实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推翻了民国政府,今天是不是已经到了万不得已 的时候,非要推翻共产党了呢

我认为,还可以给共产党最后一次机会,叫做丑话说在 前头,怎么给

这就是一个骂字,举国开骂,老百姓出于对共产党的善意,要利用一切 场合给共产党这个机会,先骂他个狗血喷头,再骂他个过街老鼠,如果共产党还在那里 不思悔改,胡锦涛还在那里自我假“先进”过左瘾,这时候,老百姓就可以说,我们已 经做到了仁至义尽,现在轮到我们出手了

不过在出手之前,先开骂吧,出一口污气, 对大家身体有好处,说不定呢,还可以骂出一个新中国来,何乐不为呢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 2005 Radio Free Asia 更多刘晓竹的评论 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三个特色 (刘晓竹) 第四个代表 (刘晓竹) 自由就在您的脚下(刘晓竹) 中国应对禽流感的三个薄弱环节(刘晓竹) 从陈光诚看胡温的盲人骑瞎马(刘晓竹) 总书记染上了林黛玉综合症(刘晓竹) 中国需要第二个邓小平(刘晓竹) 中国政改的“三缺一”还能维持多久

(刘晓竹) 太石村逼胡锦涛还政于民(刘晓竹) 李敖请阎王爷挪地方(刘晓竹) 逼上梁山 胡锦涛将启动政治改革

(刘晓竹) 得人肚者得天下 (刘晓竹) 共产党急需治理“三臭” (刘晓竹) 温家宝的四个重点与机关枪 (刘晓竹) 中宣部造烦 知识分子造反 (刘晓竹) 宁要乌贼 不要章鱼 (刘晓竹) 猫论中宣部 (刘晓竹) 要把不稳定因素解决在上层 (刘晓竹) 从“喝大战”到“核大战” (刘晓竹) 鞋帽之邦的摩顶放踵者 (刘晓竹) 否卦中国 (刘晓竹) 少年中国与老年共产党 (刘晓竹) 愚公国的故事 (刘晓竹) 从“鸟笼”保守到“乌笼”保守 (刘晓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10 05:05:10

作者:秋痖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