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胡锦涛的最后一张牌(刘晓竹)

主页 | 评论 胡锦涛的最后一张牌(刘晓竹) 2006-01-0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胡锦涛先生的最后一张牌是民族主义

正因为这是最后的一张王牌,所以小胡一直舍不得打出来,不过毕竟形势比人强,图穷总要匕首见的,这把刀还是要亮出来,而时间很可能就在2006年

个人以为,这是件好事,这个脓包早点破皮,比晚点破皮要好

事实上,在伪爱国主义这一次皮下面,藏污纳垢已经很多年了,明眼人都知道,里面无非是一囊坏水,只不过,现在该到挑皮的时候了

为什么说胡锦涛的爱国最后要变成脓包

其实道理很简单:真正的民族大义,真正的爱国精神,那是很沉重的,如同置身于石头与铁板之间,需要忍辱负重的锐意政治改革,需要有担当,以中国的国情及发展阶段看,尤其如此

我认为胡锦涛没有这份担当,这一点可以从他处理松花江污染案看出来,此外,我们看他“新政”了三年,无非是爱权爱利爱一个权势小集团,看不出他有什么大的担当

当然,嘴巴上的爱国比什么都容易,那是叶公好龙的把戏,等民族主义的真龙下凡,又当别论

现在真龙没下凡,胡公以愚民之心,行愚民之政,还可以勉强维持,但真龙一下凡就不是那个情况了,再想一手遮天是不可能的

中宣部这把纸糊的破雨伞能挡住满天风雨

我不相信

其实,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复苏之日,也就是中国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之时,这个东西一旦形成某种政治意志,不可能是胡锦涛手底下的木偶,那时候,胡锦涛就必须在民族大义与利益小集团之间选择,在民族前途与权贵钱途之间选择,在民之所欲与一党之私之间选择,想躲躲闪闪是办不到的

在我看来,胡锦涛时代应是三个阶段,如同程咬金的三斧头,但恍惚之间,似乎已经过了两个阶段

第一是“胡风”阶段,也就是贪污腐败之风越演越烈,我原想胡锦涛能“执政为民”,起码把这个贪腐势头压一压,但没想到这个人如此银样蜡枪头,于是就很快进入了第二个阶段,这就是“胡臭”阶段,也就是先进性教育与整肃知识分子的发酵阶段,这个“胡臭”有多臭,大家心照不宣,用不着我多说

总之,腐风加胡臭,把个中国搞得乌烟瘴气

怎么办

只好第三斧吧

现在,胡锦涛时代正滑向第三阶段,这就是打民族主义牌,我认为没有什么了不起,当年老太后不是带领拳民们玩过一把吗

今天小胡哥也可以带领愤青们再玩一把

乍看上去,这第三斧很吓人,好像山雨欲来风满楼,但落下来无非是酸雨,因为这里面有太多的藏污纳垢,有太多坏水了

然而,既便如此,让它落地也是一件好事,起码可以长一长民气,一扫腐风胡臭,一扫假冒伪劣的乌烟瘴气,利空出尽,而雨过必然天晴,一片白茫茫的大地,老百姓就可以建立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所谓“尔曹身与名具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 2006 Radio Free Asia 更多刘晓竹的评论 烂出一个新中国 (刘晓竹) 胡锦涛的头发 (刘晓竹) 打一场和平的人民战争 (刘晓竹) 华容道上的胡锦涛 (刘晓竹) 中国应对禽流感的三个薄弱环节 (刘晓竹) 骂出一个新中国(刘晓竹) 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三个特色 (刘晓竹) 第四个代表 (刘晓竹) 自由就在您的脚下(刘晓竹) 中国应对禽流感的三个薄弱环节(刘晓竹) 从陈光诚看胡温的盲人骑瞎马(刘晓竹) 总书记染上了林黛玉综合症(刘晓竹) 中国需要第二个邓小平(刘晓竹) 中国政改的“三缺一”还能维持多久

(刘晓竹) 太石村逼胡锦涛还政于民(刘晓竹) 李敖请阎王爷挪地方(刘晓竹) 逼上梁山 胡锦涛将启动政治改革

(刘晓竹) 得人肚者得天下 (刘晓竹) 共产党急需治理“三臭” (刘晓竹) 温家宝的四个重点与机关枪 (刘晓竹) 中宣部造烦 知识分子造反 (刘晓竹) 宁要乌贼 不要章鱼 (刘晓竹) 猫论中宣部 (刘晓竹) 要把不稳定因素解决在上层 (刘晓竹) 从“喝大战”到“核大战” (刘晓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10 01:20:08

作者:有抢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