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从文治武功到哼哈二将 (刘晓竹)

主页 | 评论 从文治武功到哼哈二将 (刘晓竹) 2006-01-1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历史上的皇帝都是讲究“文治武功”的,如果能让后人说他“文武之道,一张一驰”,那就是最高的赞誉了,至于他“文治”在哪里,“武功”到何方,后人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难有定论

比如,共产党的开国皇帝毛泽东的武功“武”到了三八线,文治“文”到了四人帮,也算厉害,前者死了二十多万志愿军,后者整了一百多万“走资派”,所谓“知我罪我”,毛泽东死前就自我感觉不好了

作为共产党的继任皇帝,邓小平先是废了正统的王储华国锋,接下来的文治武功,“武”到了老山前线,“文”到了改革开放

实在说来,邓小平是共产党里面的一个异数,基本上靠篡党夺权上台,他的改革开放,说穿了就是改掉共产党、革掉毛泽东、开窗透口气,放进资本家,不过呢,这一招还真灵验:哪里少了共产党,哪里的人民得解放,哪里清除了毛泽东,哪里的百姓不受穷

所以,我认为邓小平的“文治”还是可以肯定的,但武功乏善可陈,至于后来竟然“武”到了天安门广场,就荒唐了

等到江泽民先生继承大位,文治武功自然比邓小平差了一截,但也不是没有,武功“武”到了台湾海峡,两颗飞弹打过去,虽然是空弹,但还是敢放两颗的,后来美国人炸了南斯拉夫大使馆,就又“武”到在美国大使馆,飞鸡蛋、放砖头

如此一来,将来史书记载,就不能说江泽民一点武功没有

至于文治方面,江泽民倒是没有篡党夺权,而是退而求其次,腐党维权,也就是腐化共产党,维护特权

这一招也还灵验,资本家入党了以后,的确增加了共产党政权的稳定性

说到胡锦涛先生,三年前继承了大位,是老江一手扶上去的,直至今天,仍然在前朝旧臣的环伺下做了一个“胡阿斗”,不容易啊

当然,这文治武功的事情就更不容易了

先说这武功吧,不知怎的,都转变成“内”功了,不但枪口一致对内,连鸡蛋都飞不出去了

可恶的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上海的学生与市民一抗议,还没有吓着日本人,倒先吓着了胡锦涛先生

这不就是“动乱”的萌芽吗

于是这武功就“武”到了上海的人民广场,让爱国愤青们不但“悲愤”,而且有“吃粪”的感觉

接下来挥师南下,小胡又“武”到了广东的汕尾,据说仅“朝天鸣枪警告”了一下,在“烟雾”暮霭中,村民们就狼狈逃窜了,而上千武警围住一个小小的村庄,机枪坦克伺候,广播喇叭喊话,也是在体现毛主席的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军事思想

再看胡锦涛先生的“文治”,也很了得

一个“先进性”让全国人民都傻了眼,不知今昔是何年,接着就是整肃大小报,收拾读书人,也算是抖了一把,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

现在看起来,鸡年的确达到了“鸡飞”的目的,估计狗年也能实现“狗跳”的目标

当然,现在胡锦涛先生的文治武功还在“初级阶段”,不知将来怎么发展,更不知史书将来怎么记载,不过我希望,胡锦涛先生还是见好就收吧,因为实在不好意思,这“文武之道”已经从“一张一驰”,蜕变成“一哼一哈”了,就好像是老百姓过年门上的哼哈二将,哼唧的这一位是中宣部,哈呼的这一位是国保武警,这样哼哈下去,恐怕就不是“鸡飞狗跳”那么简单了,逼急了,读书人也要飞檐走壁,而老百姓也要跳墙了

那就不好收拾了,对不对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 2006 Radio Free Asia 更多刘晓竹的评论 胡锦涛的最后一张牌(刘晓竹) 烂出一个新中国 (刘晓竹) 胡锦涛的头发 (刘晓竹) 打一场和平的人民战争 (刘晓竹) 华容道上的胡锦涛 (刘晓竹) 中国应对禽流感的三个薄弱环节 (刘晓竹) 骂出一个新中国(刘晓竹) 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三个特色 (刘晓竹) 第四个代表 (刘晓竹) 自由就在您的脚下(刘晓竹) 中国应对禽流感的三个薄弱环节(刘晓竹) 从陈光诚看胡温的盲人骑瞎马(刘晓竹) 总书记染上了林黛玉综合症(刘晓竹) 中国需要第二个邓小平(刘晓竹) 中国政改的“三缺一”还能维持多久

(刘晓竹) 太石村逼胡锦涛还政于民(刘晓竹) 李敖请阎王爷挪地方(刘晓竹) 逼上梁山 胡锦涛将启动政治改革

(刘晓竹) 得人肚者得天下 (刘晓竹) 共产党急需治理“三臭” (刘晓竹) 温家宝的四个重点与机关枪 (刘晓竹) 中宣部造烦 知识分子造反 (刘晓竹) 宁要乌贼 不要章鱼 (刘晓竹) 猫论中宣部 (刘晓竹) 要把不稳定因素解决在上层 (刘晓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10 08:12:11

作者:左丘亏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