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法治评论》- 57. 立法权

主页 | 评论 《法治评论》- 57. 立法权 2000-09-17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观点

) 立法权是国家权力的一部分,由专门机关行使,职能是制定、修改或废止法律

在分权的民主国家,立法权属于作为民意代表机关的议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四部宪法,对于立法权的授予,前後的规定不同

1954年宪法规定:作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行使国家立法权的唯一机关

立法的权力高度集中

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年召开一次,不是工作机构,实际上无法进行经常性的立法活动

1975年宪法和1978年宪法大体上沿袭旧规

以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後30年,还没有建立必要的法律制度,连民法、刑法这样的基本法律都没有,社会生活的许多方面无法可依

1982年宪法关于立法权的授予作了重大改变

在中央,立法主体由一个变成两个:“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国家立法权

”同时规定了地方的立法权限

在立法问题上实行集权前提下的分权制,一定程度上调动了中央和地方两级的积极性

这是一步前进

最近十多年来,中国的立法活动空前活跃,所立的法成百上千

但是,就法制的健全程度而言,究竟如何

对于中国的立法状况,可以从三个方面进行评价

第一,目标评价 法律少而缺固然不好,但也并不能仅仅以多、以全为好,首先要问为什么立法,所立之法是否以民主、自由、人权为取向

是否以实行法治为目标

追求民主、自由、人权,实行法治,可以简单归结为“限权保民”

中国立法活动的目标,重在用权,忽略了限权;重在治民,忽略了保民

例如,1949年以後的几十年中,官方组织的游行示威何止万千

有哪一次不是停工、停课、妨碍交通

不需要任何法律

1989年人民的抗议性游行示威发生之後,拿出法律来了

《游行示威法》实际是为了不准公民示威游行而立法

该法颁布後,没有一次人民申请的游行示威得到批准

第二,结构评价 考察法制,还要论多次立法和多项法律所形成的结构是否合理

中国的立法结构,在两方面均有不合理之处

在国家体制中,中央和地方的立法权限划分不清,对中央来说,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和国务院的立法权限也划分不清

由此而造成大量的法律、法规之间存在着矛盾和冲突

执法和守法无所适从,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也无从追究

由于立法目标的偏向,再加立法活动的结构不合理,导致法律体系的结构失衡

主要表现在经济立法与政治立法不平衡

规范市场经济的立法占了60%以上,这是必要的,但缺乏与经济体制转轨相适应的政治体制改革的立法

第三,功能评价 法律的好坏最终要看是否体现民意

是否满足需要

是否产生实效

中国的立法活动是上层立法、专家立法

立法的过程人民无从参与,立法的结果人民也不予关心

据统计,在大部分地区,得到认真执行的法律仅有20%左右,执行得比较好的地区也只有30%左右,执行得比较差的地区竟是7%

一切因素造成的结果,法律不是发挥法治的功能,而是作为人治的工具

最为明显的是《刑法》的实施,在“严打”运动中,可以按照领导人的意志“从严从快”,上下其手

今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规范立法活动

为了改进立法的实效而制定立法法,立法法本身的实效如何

并无保证

根本之点是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改变产生法律的大环境,否则,只是在混乱的法制中多了一个互相矛盾的法律而已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郭罗基作的评论

)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9 12:06:04

作者:弓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