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法治评论》- 60. 取消一党专权

主页 | 评论 《法治评论》- 60. 取消一党专权 2000-10-0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观点

) 在中国,考察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条条道路通党权――共产党的一党专权

改革开放以来,一切皆变,连社会主义、马列主义都变了,只有一党专权不变

政治体制改革的任何措施无不触动权力结构的太上党权,因为共产党绝不放弃一党专权,政治体制改革只能按兵不动

结果是政治民主化与经济自由化脱节,经济增长与政治腐败并存

一党专权的正式名称叫做“党的领导”

共产党认为“党的领导”是合理合法的

李鹏说:“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写入宪法的

”(《李鹏接受 < ; 中国人大 > ; 记者专访》,新华社北京11月11日电,1999年)一般人受了蛊惑,以为宪法真是一党专权的护身符

其实,“党的领导”虽写入宪法,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宪法序言中有一段冗长的话,计243个字,只有两句

一句是说:“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事业的成就,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战胜许多艰难险阻而取得的

”这是关于“党的领导”的过去式

另一句是说:“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把我国建设成为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

”这是关于“党的领导”的将来式

没有一种法律文件是用过去式和将来式写出来的

过去式和将来式的法律条文是无法执行的,也无所谓遵守或违反

因此,写入宪法序言的“党的领导”不过是一种叙述,不是法律条文

从宪法的法律条文来看,一党专权恰恰是违宪的

什么是“党的领导”

李鹏说:“党对国家和人民的领导主要是政治的、思想的、组织的领导”(同上)

中共十三大的文件指出:“党的领导是政治领导,即政治原则、政治方向、重大决策的领导

”李鹏把“党的领导”扩张到“思想的、组织的领导”,违反了党的规定

特别不通的是组织领导,党成了国家和人民的上级

可是共产党从来不承认自己是站在国家和人民头上的政党

道理上说不通,事实上却行得通

共产党就是在国家和人民之上发号施令的权力中心

说起来,还得宣称我们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

李鹏这个笨蛋把共产党只能做不能说的隐私泄露了出来

这样,从做的到说的都违反了现行宪法

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就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不是属于政党,一党专权是政党窃国,属于违宪

宪法又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

”李鹏却说:“人大是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

坚持党的领导是人大行使职权、开展工作的基本前提和根本保证

”(同上)这就是说,不服从共产党的组织领导全国人大不能行使职权

全国人大何以成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

“党的领导”完全篡夺了全国人大的最高国家权力,又是严重违宪

按照现行宪法,共产党窃国篡权,是不能容忍的

一党专权已是年深日久

为了稳步地实现转型,取消一党专权不妨分两步走

第一步,将“党的领导”规范为政治领导,即政治原则、政治方向的领导

从而实行党政分开,由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切实行使国家权力,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各就各位

共产党转变为严格的政党组织,而不是政权组织

第二步,由宪法规定在政党竞争中争取领导权

任何政党不能自封为领导,永远当领导

如果共产党能放弃特权,参与竞争,不但中国的民主有了希望,共产党自身也得救了

政党竞争是共产党消除腐败的洗涤剂

改革僵化的政治体制必须从取消一党专权开始,由此前进,才能实行民主政治,树立宪法权威,通向宪政目标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郭罗基作的评论

)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9 02:18:08

作者:练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