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保外就医为何惹人怨

主页 | 评论 保外就医为何惹人怨 2000-10-1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观点

) 保外就医,是中国监狱等关押人的场所,对患有严重疾病的被关押者,因为关押场所的条件不适合治疗或不能治疗,允许他们回到家中或警察系统之外的医院治疗的一项措施

有些时候,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也被用于这样的理由

但是这一本是人道人权的措施,常常被人们认为徒有其名、名实不符,甚至认为是驴粪蛋表面光的欺骗行径

中国民众对保外就医的看法,是因为在中国的现实生活中,保外就医没有保护人道人权的实效

最近新闻媒体报道,河北省安全厅官员陶洪升,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劳教,因坚持信念而被长期关押小号

他和其他许多被关的法轮功学员,监狱给吃的食物霉坏变质,饭菜中甚至有三厘米长的虫子

许多人拉肚不止,至今已经一个多月

陶洪升情况尤其严重,近20天卧床不能进食,呼吸困难、腹泻,眼睛肿得只有一条缝,尿血便血日愈频繁

在陶洪升病情严重危急的情况下,劳教所仍然拒绝陶洪升的妻子探视,谎称陶洪升只是轻度腹泻

直到9月13日才将浑身颤抖的陶洪升戴上手铐,押往河北省第二医院泌尿科治疗

然而一切已经太晚了,陶洪升在医院脸色苍白,气语低沉奄奄一息,每间隔20分钟就有血便血尿,所食食物则原样排泄

安全局劳教所的警察为了逃脱罪责,将责任推给陶洪升的亲属,急急忙忙给陶洪升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结果陶洪升回家后仅仅两天就含恨而亡

其实,在中国的看守所、监狱和劳教场所,象陶洪升一样因受虐待或者轻视生命,对危重病情不闻不问,甚至进一步迫害施虐而导致死亡的,诚可谓屡见不鲜不胜枚举,我在监狱看守所劳教所就耳闻目睹不少

如陕西渭南第二监狱有个叫郑明言的犯人,因为拒绝认罪遭受各种迫害毒打身患重病,得不到任何认真的对待和治疗,深夜死亡多时后才被邻近的犯人发现,尸体抬走时折断的手臂一路拖拉在地上,监狱对他的保外就医要求从来不予理睬

再如我在陕西勉县看守所时,一个被大家称为小略阳的年轻人,遭受各种虐待毒打饥饿折磨而病情危重,看守所最终虽然允许他保外就医,但没有等到抬回家就死在路上了

中国有关劳动改造法规,或者是现在的监狱管理规则,以及看守所和劳动教养场所的规则,都规定有被关押者患有重病,在被关押场所不能有效治疗和维护健康生命时,应该允许保外就医、取保候审或是监视居住,使患者能够在关押场所之外的家庭或者医院,治疗疗养以维护健康和生命

这本是基本的人道和国际人权准则,联合国的人权宪章中就有明确详尽的有关条款

这些规定体现现代人的人道精神,奉行的人权价值观念

但在中国实际执行中大相径庭,没有体现人道精神和人权价值,保外就医的本意被亵渎得面目全非

首先政治因素严重影响保外就医的实施,在实践中保外就医可以变成迫害政治异己的手段

虽然在近十多年来,有一些著名的政治犯获得保外就医,如陈子明、高瑜等人,有的甚至直接送到国外治疗,如王军涛、魏京生、王丹和刘念春等人,但是整体的政治犯、宗教、思想和言论犯,却远比平常的犯人更难获得这项人道待遇

对待政治、宗教、思想和言论犯极度严苛残酷,是中国监狱等场所从历史沿袭下来的,目前虽然不象高喊阶级斗争时期严重,但政治因素遭受的歧视和不公仍是显而易见的,陶洪升被虐待拖延治疗和保外就医而死,就是最新的证据

其次,中国的保外就医已沦为权势通道,有权有势者以及他们的亲友,即使罪行确凿难以包庇而判刑,也大多利用保外就医的方法,被关押不久又洋洋自得的重返社会

据一些监狱、看守所和劳教所的了解,以疾病为由而保外就医、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的人,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就是权势者们逃避法律惩罚的成果

最后,保外就医蜕变为执法人员的摇钱树

现在没有权势背景的被关押者,不论是否患有严重疾病,要想得到保外就医、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唯一的办法就是行贿买通

根据一些资料的揭露,中国监狱的官员之间,已经将分配犯人干活的权力、决定立功受奖和减刑的权力、审查批准保外就医的权力等,在主管生产、生活和思想改造的各类警官之间清楚划分,警官们通过行使这些权力,可以彼此互不干涉的收受贿赂

所以保外就医等措施在中国的实践中,完全背离了设立这种措施的精神,不但不能落实人道主义和人权价值,反而成为藏污纳垢掩饰真相的保护伞

这样名不副实的保外就医等措施,理所当然被一般人轻视,而在陶洪升亲友那里得到的,只能是愤慨和无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青作的评论

)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9 09:07:06

作者:洪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