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薄熙来政治生命是否已死亡(刘青)

主页 | 评论 | 刘青特约评论 薄熙来政治生命是否已死亡(刘青) 2013-11-08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被质疑

(Public Domain) 薄熙来不服中共一审判决的上诉,正如深知中共所谓审判的人们预料,一是没有所谓的二审只是裁定,二是完全接受一审的认定和推断,以中共上诉法庭的一贯做派,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八字结案

对此许多国际媒体称薄熙来已经政治死亡,薄熙来所造成的中共尴尬难堪也翻过去了

接下来可能是原中共政法大佬周永康,遭中共习李派系继续清洗是内斗又一目标

例如美国彭博社的评论是薄政治生命死亡并埋葬,这也是许多国际媒体对薄熙来案件审结的共识

但是薄熙来真的政治生命已经终结了吗

现在就断言薄政治死亡恐怕是为时过早了,因为中共的审判甚至写进宪法的东西,都是随了政治派系的起落浮沉变来变去的

例如写进宪法的接班人林彪,从确立接班到被迫逃亡坠死蒙古,也不过是短短数年时间

刘少奇彭德怀等等所谓中共的铁案,后来不是又都成了中共的杰出领导人嘛

就是薄熙来的老爹薄一波入狱十来年,后来照样又位高权重在中共内纵横捭阖

可见中共定的案件是否会翻案,全要看派系争斗中的胜败优劣来定

其实中共对薄熙来的审判完全是政治表演秀,就审判内容看并没有法律严格意义的铁证

例如徐明对薄熙来的所谓的贿赂款项,在庭审中的薄熙来与徐明的对质中,可以看出没有任何徐明的所谓贿赂钱款,是薄熙来直接收受或明确知道的强硬证据

这种情况在严格法治的民主国家难以定罪,美国纽约市主计长刘醇毅没能立案审判,就是一个十分典型的明显事例

刘醇毅财务主管侯佳和筹款人潘心武,被美国司法机构查到非法捐款和欺诈,而刘醇毅也曾会见非法捐款人并表示愿提供帮助

但是因为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刘醇毅参与了非法筹款和欺诈图谋,所以侯佳潘心武虽然被定罪判刑,而实际非法捐款和欺诈的受益人刘醇毅,却逃脱法律的制裁得以逍遥法外

中共其实有很多薄熙来滔天罪行的铁证,例如全世界都知道的薄熙来团伙政变罪行

这一罪行有王立军提交美领馆的大量证据,但是由于涉及幕后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以及刘源张海洋等军界的实权派人物,新掌权的习李一派不敢也无力将其清除干净,不得不装聋作哑将此首要罪恶含混过去

再如薄熙来从东北即开始的杀人贩尸和活摘器官,连国际上购买尸体展览牟利的公司都声明撇清,也有一些参与活摘和相关者证实活摘罪行,一些国家如美国等也公开谴责活摘之邪恶,但是此罪行涉及的远非薄熙来等一小伙,中共的军队和所谓公检法机构大多参与其中牟利,是中共的最邪恶罪行而被遮掩保护起来,以致此罪行现在或明或暗的仍在进行中

就是薄熙来杀害富有者抢劫钱财的所谓打黑,由于绝非薄熙来独家绝活而是中共大量存在的现象,例如湖北曾成杰被杀之前已经抢光其亿万财产,而且此手段极可能是中共经济危机时重要的财政来源,所以也从薄熙来的案件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中共对薄熙来明显的极其邪恶的滔天重罪,不能碰不敢碰不愿碰只找些证据不够硬的经济嫌疑,其必然的后果就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被推翻

而是否推翻的前提则是薄熙来的政治团伙,在未来的政治权斗中能否存活并站稳,以及未来的权斗中薄熙来的利用价值的需要程度

因为对薄熙来的所谓审判只是中共政争的手段,以此预言薄熙来政治上彻底死亡是不算数的

不过薄熙来的审判也告诉了世界一个中共的现实,即中共也包括世界上有过的和现存的共党政权,都是吸纳隐藏各种耸人听闻邪恶罪行的黑洞

薄熙来犯下的杀人贩尸等前所未有的邪恶罪行,虽然其凶残性质超越人类历史现有记录,但是与中共及前苏联前柬埔寨和朝鲜等共党相比,仅是人们对这些罪恶黑洞不足万一的了解,在范围和数量上还是小巫见大巫的,薄熙来也只是在邪恶凶残的性质上,才展现出他隶属共党最邪恶顶层的一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读党报上党网看红戏 各地试行文革洗脑 怎样的心态才会大撒币(魏京生) 中共治下的“群团组织”都是些什么东西

(高新) 美中贸易战大陆爱国情怀哪去了(刘青) 工人权利和社会稳定(魏京生) 《疯狂的亚洲富人》拷问中国审查制度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8 01:17:10

作者:辜吁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