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RFA独家:价值•矛盾•出路 — 初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主页 | 评论 | 鲍彤特约评论 RFA独家:价值•矛盾•出路 — 初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2013-11-1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资料图片:鲍彤先生(法新社) Photo: RFA 三中全会的《决定》是中国共产党当前的纲领

它有内容,有份量,不是泛泛之作

它的价值在於全面反映了现领导对中国当前局势的判断

“不改革,死路一条

”那是邓小平表态支持八十年代经济改革的理由——尽管胡乔木当时发明了似乎完全不同的说法,“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

”秀才的本领在修辞,不外乎冠冕堂皇

军委主席作为统帅,必须挑担子,不能不说实话

这一次同样是形势逼人

别把《决定》中那些豪言壮语当真

中国要是万事大吉,领导真能高枕无忧,何必谈“改革”,何必谈“深化改革”,何必谈“全面深化改革”!路人皆知,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就反映了击鼓传花者对本党的一种责任感——不让此花在此时此手坠地

全面危机呼唤全面改革

重点何在

《决定》说,重点在经济领域

这反映了现领导对GDP所寄讬的最高期待

不是说“发展是硬道理”吗

但愿能靠GDP治愈痼疾,平息民怨,改善形象,重振雄风,为一党专政的制度争光

为了GDP,不能不呼唤市场

不能再自欺欺人地宣佈中国已经“具备完全市场资格”

《决定》正确地提出,“必须加快形成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

这是《决定》的亮点

没有自由竞争的市场,没有相应的规则,市场不可能有生命和创新的活力

中国现存市场体系之所以处在半死不活状态,不是由於它幼稚,而是由於它被侵凌

幼稚并不可怕

和幼稚相伴的,往往是生机勃勃,前途无量

真正可怕的是被强大的异物所佔领

现在比比皆是的企业无法自主经营,不能公平竞争,消费者难以自由选择和自主消费,商品和土地、资金、劳力、技术、信息等要素不得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等等各种与市场本质背道而驰的怪现象,无一不是超经济权力干预的恶果

这才是问题的症结

因此,当中共提出“改革”之初,与人为善的有识之士无不指出了政治改革在整个改革中的关键地位

唯有政治改革才能救治中国不死不活的市场,也唯有主动的政治改革才有可能使中共获得新生

可惜良言善意,被疑忌为“反共阴谋”

现在《决定》中有关政治、文化、社会各章节的论述,除了那些关於“人民”的空话以外,处处呈现出强化高度集权的雄姿

致病之由是一党专政在不断恶性膨胀,治疗之方却是叫它继续升温发高烧

靠一党专政来谱写自由,用高度集权来完善市场

我不知道这种“改革”(即使是其中本来可能起相当积极作用的举措)最后会走到什么地步

“那么现在还有没有救

”肯定有的

我现在能够想到的,是习仲勋老人去世以前的遗言:中国需要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读党报上党网看红戏 各地试行文革洗脑 怎样的心态才会大撒币(魏京生) 中共治下的“群团组织”都是些什么东西

(高新) 美中贸易战大陆爱国情怀哪去了(刘青) 工人权利和社会稳定(魏京生) 《疯狂的亚洲富人》拷问中国审查制度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8 10:03:04

作者:秋鲼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