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人情与规则(刘荻)

主页 | 评论 | 刘荻特约评论 人情与规则(刘荻) 2013-11-2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发布首部《中国公民社会蓝皮书》 Photo: RFA 以前在讨论公民社会发展时,笔者曾经写过:“在公民社会发展的初期,由于规模不大,参加的人也不多,公民社会更多以小圈子和小团体的方式存在,依靠共同的信仰和休戚与共的感情来维系

然而当公民社会发展到了一定规模——如团体人数超过150人(人类部落的平均大小),或者若干小团体想要联合行动时,原来适用于小团体的原则就不再适用,休戚与共的感情会易于遭到破坏,靠共同的信仰来维系的团结会变得不稳定,这时公民社会就会容易发生争吵和分裂

”“公民社会要想适应这一变化,就需要从主要依赖情感和信仰的‘机械一体化’原则向主要依赖权利和规则的‘有机一体化’原则转变

这并不是说我们要放弃小团体中的亲密无间和团结一致,而是说……我们更需要尊重彼此在观点和利益上的差异,遵守规则和契约,还要更加注重分工合作,而不是一味追求一致性

” 然而也有些人走上了另一个极端:既然公民社会是民主的训练场,既然政党政治是“普世价值”,那么我们就在公民社会组织中来实践政党政治吧!各种选战手法,不管是光明正大还是阴谋诡计,也不管是扒粪还是泼粪,只要是法律和规则没有明文禁止的,咱们都要做到极致,小孩子抱裤腿喊爸爸也不妨搞一下…… 这种做法会给公民社会组织造成很大伤害

因为在政党政治中,执政党和反对党除了在国会吵架之外,并不会在同一个机构里面共事,内阁中不会有反对党成员存在

然而在公民社会组织中,大家总要在一起共事

在这种情况下,不顾组织成员之间长期以来形成的默契和感情,引入政党政治和选战中的某些极端做法,只会破坏大家的合作,造成组织分裂

至于像有些人希望的那样,在公民社会组织内部也要有积极活跃的少数派和“反对党”存在,恐怕是不太现实的

因为公民社会组织与国家不同,“用脚投票”是相当容易的

少数派如果总是少数派,分裂就是不可避免的

从效率上来说,少数派与其浪费精力去说服多数人,不如脱离组织去按自己的想法行动,用自己的成功来说服别人

犯上述错误的人也许信仰普世价值,也许言必称“常识”,然而他们或许忽视了,政党政治的游戏规则并不适用于所有场合

规则不是纸笔写出来的,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移植过来的,规则是实践经验的总结,不言而喻的默契和感情也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这就是为什么普通法国家十分注重传统和地方的“善良风俗”

对公民社会组织来说,民主并不是唯一的决策方式,开明专制或者共识决策也都有各自的优点;纸笔写出来的规则并不是唯一的游戏规则,默契和感情也自有其价值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读党报上党网看红戏 各地试行文革洗脑 怎样的心态才会大撒币(魏京生) 中共治下的“群团组织”都是些什么东西

(高新) 美中贸易战大陆爱国情怀哪去了(刘青) 工人权利和社会稳定(魏京生) 《疯狂的亚洲富人》拷问中国审查制度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8 12:01:04

作者:鞠跨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