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RFA独家:谁有话语权,谁就是改革的主体 — 三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主页 | 评论 | 鲍彤特约评论 RFA独家:谁有话语权,谁就是改革的主体 — 三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2013-11-28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鲍彤(鲍朴提供) Photo: RFA 谁是这次“全面改革”的主体

这是我需要弄明白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问题

因为这是决定改革好、坏、成、败的关键

12世纪王安石的改革已被证明是个悲剧

他是好人,忠君爱民……

他一心维护宋王朝的稳定,他善良地认为老百姓自然而然会得到红利

他亲自作出了改革的顶层设计

谁是改革者

王安石

谁是被改革者

腐败的官吏

谁是改革的得利者

应该是老百姓

但事与愿违:老百姓在改革中不仅没有得利,而且不胜其苦;被改革的官吏在改革中发现和创造了腐败的新大陆;王安石最后不得不下野

失败的原因是“歪嘴和尚”(腐败的官吏)把改革的“真经”念“歪”了

王安石知道有“歪嘴和尚”吗

知道,但除开旧的反对改革的“歪嘴和尚”,还有新的正在积极参与改革的“歪嘴和尚”,王安石能有什么办法!老百姓知道吗

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

反正按照顶层设计,老百姓没有能动性,只有安分守己服从领导的被动性,无权反映真相,无权提出诉求,无权揭露和罢免“歪嘴和尚”,无权影响改革进程

这是九百年以前的渔樵閒话

它会在现实的中国重演吗

三中全会决定有关“市场”的内容,确实存在着“人”

按照《决定》,“人”在这个市场体系中,将是自主的和自由的,将有权自主经营和公平竞争,有权自由选择和自主消费,有权自由流动和平等交换

这在毛泽东、陈云、邓小平眼里,无疑是可怕的资本主义;但是按照马克思、恩格斯的原理,这才是他们所梦想的“自由人”在经济上的“联合体”

於是我进一步读《决定》的其他部份——政治、军事、反腐、文化、信息、舆论、网络、“社会治理”

“人”渐渐淡出,“党”的地位和作用相应强化

我大概读懂了:这次全面改革的主体,虽然在纸上谈兵的沙盘上已经在第(60)条中被规定为“人民”,但在生活中很可能会落实为中共各级组织和大大小小的干部

按照斯大林,特殊材料的制成品将会自觉自愿拿起手术刀,割掉自己的肉瘤

“如果不依靠中共的组织和干部,岂不天下大乱

”要是撇开现存的机构,岂不变成“另起炉灶”

岂不成了“造反”而不再是“改革”了

这是必须面对的实际问题

困於这个难题的人,大概不太瞭解“主人”和“公仆”的区别

“主人”和“公仆”不一样

“主人”可以不动手,但必须动口,必须明确表达作为主人的喜怒哀乐

“公仆”可以不动口,但必须动手,必须努力实现主人的嘱咐

因此,考察谁是全面改革的主体,主要的标志应该看舆论权属於谁,即改革的话语权属於谁

《决定》第(38)条创造性地提出了“舆论导向的体制机制”和“正面引导和依法管理相结合的网络舆论工作格局”

这种新创造的名词,照例无人能解

目前能够查到的最权威的解释大概属於刘云山,作为《决定》起草小组的副组长之一,他说:共产党必须“掌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

因此可知,“舆论导向”也许不是民导,更可能是党导

同样,“话语权”大概不是民权,更可能是党权

这是最值得人们深思的

如果刘云山解释错了,希望他作自我批评

如果他的解释代表了天经地义,那就应该明确公示:舆论和网络收归党有,是党的领地;平民的权利是听话

五官之中,有耳朵就够了,眼睛嘴巴都很危险,必须自愿上缴销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读党报上党网看红戏 各地试行文革洗脑 怎样的心态才会大撒币(魏京生) 中共治下的“群团组织”都是些什么东西

(高新) 美中贸易战大陆爱国情怀哪去了(刘青) 工人权利和社会稳定(魏京生) 《疯狂的亚洲富人》拷问中国审查制度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8 06:02:01

作者:佟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