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不妨讨论一下“台湾人”的定义(吾尔开希)

主页 | 评论 | 吾尔开希特约评论 不妨讨论一下“台湾人”的定义(吾尔开希) 近日,“台独”大老辜宽敏说道,三年前看到陈水扁被上手铐“非常愤怒”,因此二零一二年民进党拿回政权头一个就是把马英九铐起来,让他知道“台湾人“不是好欺侮的这种极其严重的族群政治言语和操作,在陈水扁执政的八年之中,把台湾推向对立,推向分裂,推向仇恨;二零零八年的总统选举,即使在陈水扁的贪腐弊案尚未爆发的情况之下,民进党就已经以极大的差距失去了执政权,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人民对此感到非常痛苦,也非常厌恶,愤而投了对民进党的反对票

2011-06-2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629-wekx.mp3 马英九办公室的反驳是辜宽敏毫无民主素养,破坏民主法治,当然了,主张执政就要把前任总统铐起来,表明辜宽敏先生认为当选总统就该有权指挥司法系统,出于政治理由而把前任总统“铐起来”的确是极为缺乏民主法治素养的说法,但何止是这样简单而已

辜宽敏先生的言论远比“毫无民主法制素养”来得严重得多

根据辜宽敏先生的说法,选总统要证明“台湾人”不是好欺负的,因此可以说,欺负了“台湾人”的马英九自然就不能算“台湾人”,而这场总统选举也就是“台湾人“和”非台湾人“之间的竞争了

那么,请问辜宽敏先生,所谓”台湾人“的定义是什么,马英九如何不符合这个”台湾人“的标准了

是他的所属政党,是他不肯接受辜先生的台湾认同,还是他的外省人身份

倘若辜先生认为是否符合台湾人的标准要看他所属的政党,换言之,只要是国民党就不是台湾人,这顶帽子可是扣得够大,完全忽略了如今国民党已经是在台湾经过至少十几二十年的,民进党都参与,也都认可的,充分公平开放的各级选举,包括总统,国会选举,其被提名的候选人被“台湾人民”接受而成为中央政府执政党,国会多数党以及过半地方政府执政党的民主政党,如果按照政党属性作为标准,台湾半数以上的人民都不属于“台湾人”阵营了

如果是以所谓国家认同作为标准,那可比以政党属性作为是否是“台湾人”的标准严重多了

“国家认同”在台湾是属于言论自由保护的范畴,这是包括千千万万台独运动先驱者在内的仁人志士不惜牺牲生命和自由争取来的,就像主张台湾独立终于可以是今天台湾人民可以毫无恐惧而坚持的主张,反对台湾独立或反对一家一言的台湾独立论述同样是每一个台湾人民都拥有的神圣权利,任何人不可侵犯亵渎

如果辜宽敏先生以及他所支持的蔡英文女士认为不认同某一种国家认同论述就不能算“台湾人”,那是要把台湾带往实行言论思想钳制的专制方向吗

如果上述两项都不是辜宽敏先生判定马英九不是台湾人的标准,那么,就是他的外省人身份了

而这恐怕也是一般人民听到辜宽敏先生言论时的直接感受吧

主张以某一种生而俱来,无法选择的标准来区分人群,是为歧视,如果是以这种标准来主张政治权利的大小,是为法西斯

实际上过去的二十多年,民进党常常挂在嘴边的“台湾人”说法,却不肯说清楚“台湾人”的定义,就是要享受这种法西斯民粹带来的选举利益,对台湾的伤害是极为深远的

国民党因为心虚,乡愿和无能,一直也没有对这个说法进行正面辩论,可以说,对于台湾今天民主化走到如此对立也要负相当的责任

身处现代民主时代的台湾社会“台湾人”的定义应该是什么

每一个台湾公民,无论其政党倾向,政治主张,更无论其性别,族群或任何先天无法选择的其他属性,只要这个人承担服兵役,纳税的义务,必然承受着身处这个社会的一切损益,这就是可以享受一切平等的公民权利的“台湾人”定义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浅论『体制内改革』(吾尔开希) 谈谈『普世价值』(吾尔开希) 我无法原谅(吾尔开希) 我为什么要采取自首行动(吾尔开希) 比恶魔仁慈一些的坏人(吾尔开希) 苦等不到的道歉(吾尔开希) 台湾总统选举观察(三)马英九勉强及格(吾尔开希) 如何看待西藏僧尼自焚和中国政府的反应(吾尔开希) 人民因无法得到真相而愤怒(吾尔开希) 不妨探讨一下何为“认同台湾”(吾尔开希)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7 11:05:03

作者:舜罂